游客欢迎光临百问通一站式法律服务平台![登录][注册]

热线:400-850-2627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

法治中国 携手同行

首页|百问资源|简介|资源列表|  正文
民事
婚姻·家庭
劳动·工伤
交通事故
医疗纠纷
民间借贷
担保
消费者
产品责任
民事其它
法规
商事
保险
海关·贸易
海事海商
招投标
不当竞争
票据
会计·审计
税收
环境资源
法规
公司
设立
公司人格
公司资本
股东·高管
股权
公司决议
公司并购
解散·清算
公司诉讼
合伙与联营
破产
法规
合同
成立·效力
合同履行
变更·解除
违约·赔偿
合同解释
代位·撤销
典型合同纠纷
合同范本
法规
房地产
土地
房屋
房地产开发
建设工程
拆迁补偿
房地产税收
金融证券
金融百问通
证券百问通
金融法规
证券法规
知识产权
著作权
商标
专利权
商业秘密
法规
刑法
犯罪
刑罚
常见犯罪
法规
行政
行政法概述
行政许可
行政处罚
行政强制
信息公开
行政复议
典型行政纠纷
国家赔偿
法规
诉讼法
仲裁
民事诉讼
刑事诉讼
行政诉讼
法规

预售商品房再行转让的合同是否有效

2020年01月13日

【基本案情】
2011年2月25日,岑某清向黄某彬购买联体住宅一套。岑某清(乙方)与黄某彬(甲方)双方于2011年2月26日共同签订了《转让协议》一份,协议约定:1.现甲方将江海碧桂园A号共165.5 m2建筑面积别墅转让于乙方,转让总价为171.5万元;2.乙方需于2011年3月31日前付清房款;3.转让所涉及的所有税款与费用均由乙方承担等。协议签订后,岑某清分别于2011年2月25日支付330000元,同月28日支付330000元,同年3月15日支付185000元,共支付845000元给黄某彬,余额870000元未付。岑某清于2011年3月31日将房款余款870000元提存在广东省江门市蓬江区公证处,该公证处于2011年4月8日向黄某彬发出《提存通知书》。
黄某彬于2010年10月16日与江门市江海碧桂园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签订《广东省商品房买卖合同》,所购房屋是上述岑某清与黄某彬买卖的房屋,购房总价为1092557元,黄某彬已付清上述购房款。该房屋尚在建设中,尚未确权及取得房产证。
【案件焦点】
黄某彬与岑某清签订的预售商品房《转让协议》是否有效。
【法院裁判要旨】
广东省江门市江海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
岑某清与黄某彬买卖的房屋仍在建设中,尚未竣工,黄某彬亦未到房产行政部门确权和领取权属证书,该房产所有权尚未明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房地产管理法》第三十八条:“下列房地产,不得转让:……(六)未依法登记领取权属证书的。”的规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无效:……(五)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的规定,岑某清与黄某彬双方于2011年2月26日共同签订的《转让协议》无效。因岑某清与黄某彬双方签订的《转让协议》无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八条的规定,黄某彬应返还购房款给岑某清。
广东省江门市江海区人民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房地产管理法》第三十入条第(六)项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第五十八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岑某清与黄某彬双方于2011年2月26日签订的《转让协议》无效。
二、黄某彬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10日内返还购房款845000元及支付利息给岑某清。
黄某彬持原审答辩意见提起上诉,广东省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
岑某清与黄某彬签订合同时,涉案房屋尚未竣工,黄某彬亦未到房产行政部门确权和领取权属证书,双方对此事实是明知的,。也就是说,本案实质上是商品房预购人黄某彬将购买的未竣工的预售商品房再行转让给岑某清。《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的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无效:……(五)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四条又规定:“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规定的强制性规定,是指效力性强制性规定。”而《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房地产管理法》第三十八条 “下列房地产,不得转让:……(六)未依法登记领取权属证书。”的规定不是效力性强制性规定,而是管理性强制规定,因为违反该规定并不影响出卖方的利益,也无损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该条规定应该是指没有权属证书的房地产在法律上所有权不能转移,并不是指不能订立转让房地产所有权的合同,更不是指订立的转让合同无效。这从该法第四十六条的规定可以得到佐证,该条规定“商品房预售的,商品房预购人将购买的未竣工的预售商品房再行转让的问题,由国务院规定。”可见,我国并未明确禁止商品房预购人将购买的未竣工的预售商品房再行转让,也就是说,我国法律目前并未将该类合同认定为无效合同。因此,原判依据该条规定认定涉案《转让协议》无效,明显不当。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履行自己的义务,不得擅自变更或者解除合同。依法成立的合同,受法律保护。”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十五条“当事人之间订支有关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不动产物权的合同,除法律另有规定或者合同另有约定外,自合同成立时生效;未办理物权登记的,不影响合同效力。”之规定,岑某清与黄某彬签订的《转让协议》是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合法有效。
广东省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江门市江海区人民法院( 2011)江海法民二初芋第163号民事判决。
二、驳回岑某清的全部诉讼请求。
【后语】
1、对《城市房地产管理法》第三十八条规定的理解
该条法律规定的“房地产不得转让”不等同于“房地产不得买卖”。该法第三十八条规定:房地产转让,是指房地产权利人通过买卖、赠与或者其他合法方式将其房地产转移给他人的行为。因此,“房地产转让”应包括签订买卖、赠与合同,付款、交房,过户登记等一系列债权行为和物权行为。所谓“不得转让”应理解为不能发生所有权转移的合同履行目的,但不能认为“未依法登记领取权属证书”房屋的转让合同一律无效。要严格区分物权变动的原因与结果,将合同的履行与合同的效力分开。是否办理房屋过户手续,影响的是标的物的所有权是否依法转移,而买卖合同是一种债权,标的物是否转移对合同本身的效力并无影响。
一般认为,强制性规定分为两种:一是管理性强制规定,二是效力性强制性规定。所谓管理性强制规定,是指其被违反后,仅对违法者在公法上加以制裁,但并不否定违反该规定的法律行为在私法上的效力。而效力性强制性规定是指违反该规定,会导致法律行为在私法上归于无效。
2、对预售商品房再转让合同的效力的认识

当前,理论界多数意见认为不动产登记只是物权变动的成立要件,而非买卖合同的生效要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也明确规定:“……当事人未办理登记手续不影响合同的效力,合同标的物的所有权及其他物权不能转移”。这一规定有力地遏制了一些借口不动产买卖未登记就主张合同无效,以追求更大利益的不诚信行为。这类纠纷中,双方当事人对“尚未登记领取权属证书”的事实往往是明知的,有些还约定如何过户、过户费如何分担等内容。根据当事人意思自治的原则,双方应承担相应的交易风险。如轻易认定房屋再转让合同无效,必然助长不动产出卖人常以合同无效为由反悔,损害善意购买人合法权益的行为。


网站扫描二维码关注“百问通”微信公众号,免费法律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