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欢迎光临百问通一站式法律服务平台![登录][注册]

热线:400-850-2627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

法治中国 携手同行

首页|百问资源|简介|资源列表|  正文
民事
婚姻·家庭
劳动·工伤
交通事故
医疗纠纷
民间借贷
担保
消费者
产品责任
民事其它
法规
商事
保险
海关·贸易
海事海商
招投标
不当竞争
票据
会计·审计
税收
环境资源
法规
公司
设立
公司人格
公司资本
股东·高管
股权
公司决议
公司并购
解散·清算
公司诉讼
合伙与联营
破产
法规
合同
成立·效力
合同履行
变更·解除
违约·赔偿
合同解释
代位·撤销
典型合同纠纷
合同范本
法规
房地产
土地
房屋
房地产开发
建设工程
拆迁补偿
房地产税收
金融证券
金融百问通
证券百问通
金融法规
证券法规
知识产权
著作权
商标
专利权
商业秘密
法规
刑法
犯罪
刑罚
常见犯罪
法规
行政
行政法概述
行政许可
行政处罚
行政强制
信息公开
行政复议
典型行政纠纷
国家赔偿
法规
诉讼法
仲裁
民事诉讼
刑事诉讼
行政诉讼
法规

法定判离的理由怎么理解(三)

2015年11月04日

家庭暴力、虐待遗弃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的规定,家庭暴力是指行为人以殴打、捆绑、残害、强行限制人身自由或其它手段,给其家庭成员的身体、精神等方面造成一定伤害后果的行为。如果是持续性、经常性的家庭暴力,就构成了虐待。

家庭中存在暴力现象是较为普遍的,但不是所有的家庭中的打骂、争执行为都能构成家庭暴力,法律要求构成家庭暴力必须造成身体上、精神上的一定伤害后果。比如说,仅仅是软组织轻微挫伤,或者说仅仅是暂时的皮肉之苦,次数又不多,很难让法院定性为家庭暴力的。如果殴打行为导致了轻伤以上,一般会被法院认定为家庭暴力构成了。

为了证明有家庭暴力的发生,律师应建议当事人特别是作为弱者的女方一定要有举证意识,在发生家庭暴力后不要抱着“家丑不可外扬”的心理忍气吞声,白白被打被欺负。一再忍让的后果,往往如《不要同陌生人说话》中的剧情一样,使施加暴力一方更猖狂更肆无忌惮。因此,在发生或即将发生家庭暴力时,一定要及时报警或寻求居委会的帮助。家庭内部有殴打行为的发生,拨110报警求援后,警方一般还是会出警到现场的,这是警察的义务。在情况紧急或殴打情节严重的情况下,如果警署以家庭内部纠纷为由不愿意出警,报警者一定要坚持要求出警,一般警署最终还是会到场的。而对于寻求居委会帮助,居委会一般都能做到及时上门调解和帮助,这对于缓和夫妻矛盾以及及时固定证据,都是有很大作用的。

【案例】 

赵某某与姜某1992年于江苏登记结婚。姜某1997年转业至上海工作,赵某某也随之赴上海工作,双方均转至上海户口。1994年,双方育有一女,现年11岁。2004年9月,赵某某向上海市某区人民法院起诉离婚。

原告赵某某诉称:我与被告姜某原系同乡,自幼相识。1992年,经家人居间介绍,我与姜某(当时在解放军某部任正团级干部)在老家完婚,后随军住入部队营房。姜某待人外表随和,但在家里却脾气十分暴躁,稍不顺心就拿我出气,对我非打即骂,经常吵得女儿哇哇大哭。有几次,因伤势严重,故不得不去医院就诊。因考虑女儿年纪尚小,故一直没有提出离婚。现已忍无可忍,再维持这一段血和泪浇铸的婚姻对原告来说只能是死路一条,故起诉至贵院,请求法院支持判决离婚。

被告姜某辩称:我与原告自幼相识,自小青梅竹马,相处和谐。1992年登记结婚后,为避免分居,被告积极争取和办理原告的随军手续。原告随军后,被告又托人为原告落实工作,最后在原军队三产公司做财务人员,工作轻松又体面。由于被告为非文职军官,平时工作较忙,有时在处理事情上没有耐心,动作粗暴,但转业后脾气大为改观。原告起诉前一段时间因家庭琐事双方发生口角时,被告无心伤原告摔倒造成轻微脑震荡属实,但并非被告故意造成,被告面部、手臂处也有多处抓伤,头部也有被钝击伤痕,双方的伤势都是一时之气时无意造成。现被告已认识到自己的不足之处,希望法院给予一次改过的机会。

原告赵某某向法院提交的证据有:

(1)上海市浦东新区某医院提交的验伤单二份,时间分别是2004年3月7日和8月21日。验伤结论分别为:软组织挫伤、轻微脑震荡。

(2)证人姜某证言,证明证人目睹被告曾殴打原告。

被告向法院提交的证据有:

(1)原、被告结婚前自1987年至1992年的书信往来,证明夫妻婚姻基础较好。

(2)某部军官证人化某的证言,证明被告为夫妻团聚作出了较大努力。

(3)被告2004年8月21日的就诊记录,证明该日被告因多处挫伤就诊,被告称伤势因与原告互殴所致。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原、被告自幼相识,感情基础尚好。婚后由于家庭琐事时常发生矛盾,但双方无实质性分歧。现被告已表示对待原告态度粗暴,有悔改的意愿,本着夫妻应互敬互谅的原则,原告也应予以珍惜。原告诉称被告家庭暴力,从原告举证的伤势及情节来看,因证据不足,法院不予认定。故判令对原告诉求不予支持。

上海市某区人民法院在审理孙某与袁某离婚纠纷案[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编《婚姻家庭案例精选》,上海人民出版社2006年1月版第72页]中,基于被上诉人多次对上诉人实施家庭暴力,且有三次报警记录,并有病史与照片为证,且调解不成的情况下,在二审中改判二人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