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欢迎光临百问通一站式法律服务平台![登录][注册]

热线:400-850-2627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

法治中国 携手同行

首页|百问资源|简介|资源列表|  正文
民事
婚姻·家庭
劳动·工伤
交通事故
医疗纠纷
民间借贷
担保
消费者
产品责任
民事其它
法规
商事
保险
海关·贸易
海事海商
招投标
不当竞争
票据
会计·审计
税收
环境资源
法规
公司
设立
公司人格
公司资本
股东·高管
股权
公司决议
公司并购
解散·清算
公司诉讼
合伙与联营
破产
法规
合同
成立·效力
合同履行
变更·解除
违约·赔偿
合同解释
代位·撤销
典型合同纠纷
合同范本
法规
房地产
土地
房屋
房地产开发
建设工程
拆迁补偿
房地产税收
金融证券
金融百问通
证券百问通
金融法规
证券法规
知识产权
著作权
商标
专利权
商业秘密
法规
刑法
犯罪
刑罚
常见犯罪
法规
行政
行政法概述
行政许可
行政处罚
行政强制
信息公开
行政复议
典型行政纠纷
国家赔偿
法规
诉讼法
仲裁
民事诉讼
刑事诉讼
行政诉讼
法规

当事人未提保证期间免责抗辩,是不是就不能免除保证责任?|民商事裁判规则

2019年02月12日

裁判要旨
不论保证人是否抗辩,人民法院对保证期间是否已超过的事实应当依职权主动审查,进而确定是否免除保证人的保证责任。
案情简介
一、郑国章因缺乏资金,于2014年1月16日向李小庭借款30万元,借款时间是从2014年1月16日起至2014年4月16日止。赵文坤和福建永邦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提供担保,并向李小庭出具借款担保合同一份。担保方式为无限连带责任担保,未约定保证期间。借款后,郑国章按约定的月利率3.5%支付利息到2014年6月16日。
二、郑国章到期未还款,2015年4月14日,李小庭向龙海法院起诉,要求郑国章还本付息,赵文坤承担连带保证责任。一审期间,赵文坤未到庭,也未提交答辩状。龙海法院一审判决支持了李小庭的诉请。
三、赵文坤不服,上诉至漳州中院,以案涉保证担保保证期间已经经过为由主张免责。漳州中院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四、赵文坤仍不服,以相同理由向福建高院申请再审。福建高院裁定指令漳州中院再审。
裁判要点
本案中值得关注的一个问题在于,对于保证期间,人民法院应当如何进行审查。本案一二审期间,两级法院均认为赵文坤经传唤拒不到庭参加诉讼,应视为放弃了诉讼权利,法院依职权缺席判决,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并无不当。但福建高院认为,本案中赵文坤提供的连带责任担保,并未约定保证期间,故应适用法定六个月保证期间的规定,即保证期间应至2014年10月15日止。但李小庭直至2015年4月14日才向人民法院起诉主张要求赵文坤承担保证责任,显然超过了保证期间。福建高院认为,保证期间为除斥期间,期间经过发生保证人责任免除的法律后果,法院应当主动审查保证担保的保证期间是否经过。但本案一二审法院在未查明保证期间是否经过的情况下,直接作出了判决,为认定事实不清。故福建高院裁定发回重审。
实务经验总结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为避免未来发生类似败诉,提出如下建议:
1、保证期间不同于诉讼时效,法院必须依职权审查其是否经过。根据《担保法》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六条的规定,保证期间经过后,保证人免除保证责任。这与《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五条、《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八条规定的“请求人民法院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有着根本的不同。《担保法司法解释》第三十一条也规定,保证期间不因任何事由发生中止、中断、延长的法律后果。由此更进一步印证保证期间与诉讼时效并非一物。本案中,福建高院基于保证期间消灭本体性权利、期间不变的特征认定保证期间为除斥期间,并以此为基础认为人民法院应当依职权审查保证期间是否经过。裁判思路及观点,值得肯定。
 
2、虽然人民法院负有主动审查保证期间是否经过的法定义务,但为保万无一失,当事人在诉讼过程中切勿寄希望于法院的主动审查,而忽视提出关于保证期间经过免责的抗辩。因为人民法院审查保证期间是否经过,终究是一个事实问题,需要相应的证据材料予以支撑。如果当事人在举证方面疏忽大意,导致法院无法最终有确凿的证据证明保证期间已经经过,则保证人以此为由主张免责的诉请将会落空。故无论如何,保证人必须在诉讼中积极主张权利,以防不测。本案中赵文坤得以侥幸扳回一局是因为案情较为简单,幸运的成分远大于法院依职权审查的因素。
 
3、保证期间为除斥期间,决定保证期间经过后,保证人承担的保证债务即行免除。这里所谓的“免除”是指保证债务因保证期间的经过而消灭,是债权债务本体的消灭,而非仅仅让保证人取得了一个关于拒绝履行的抗辩权。
相关法律法规
《民法总则》
第一百八十八条 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三年。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
诉讼时效期间自权利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受到损害以及义务人之日起计算。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但是自权利受到损害之日起超过二十年的,人民法院不予保护;有特殊情况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权利人的申请决定延长。
 
《担保法》
第二十五条 一般保证的保证人与债权人未约定保证期间的,保证期间为主债务履行期届满之日起六个月。
在合同约定的保证期间和前款规定的保证期间,债权人未对债务人提起诉讼或者申请仲裁的,保证人免除保证责任;债权人已提起诉讼或者申请仲裁的,保证期间适用诉讼时效中断的规定。
第二十六条 连带责任保证的保证人与债权人未约定保证期间的,债权人有权自主债务履行期届满之日起六个月内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
在合同约定的保证期间和前款规定的保证期间,债权人未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保证人免除保证责任。
 
《担保法司法解释》
第三十一条 保证期间不因任何事由发生中断、中止、延长的法律后果。
法院判决
以下为福建高院在再审裁定“本院认为”部分就此问题发表的意见:
本院经审查认为:本案《借款担保合同》明确约定了涉案借款时间是从2014年1月16日起至2014年4月16日止,双方在该合同中并未约定保证期间,李小庭于2015年4月24日向法院起诉,在一、二审中均未提交其在主债务履行期届满之日起六个月内向赵文坤主张过权利的证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二十六条“连带责任保证的保证人与债权人未约定保证期间的,债权人有权自主债务履行期届满之日起六个月内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在合同约定的保证期间和前款规定的保证期间,债权人未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保证人免除保证责任”的规定,明显超过法律规定保证期间。同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一条规定:“保证期间不因任何事由发生中断、中止、延长的法律后果”的规定,保证期间为除斥期间,债权人未在保证期间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保证人免除保证责任。故不论保证人是否抗辩,人民法院对保证期间是否已超过的事实应当依职权主动审查,进而确定是否免除保证人的保证责任。一、二审法院均未主动审查保证期间,一审法院以郑国章及赵文坤均未答辩及出庭应诉,判决赵文坤承担担保责任。二审法院以赵文坤在一审中放弃诉讼权利,为合法保护债权人利益为由,驳回赵文坤的上诉。依照前述法律规定,一、二审法院明显适用法律错误。
案件来源

赵文坤、李小庭民间借贷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书[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闽民申1596号]、李小庭与赵文坤、郑国章民间借贷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漳民终字第1385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百问通”微信公众号,免费法律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