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欢迎光临百问通一站式法律服务平台![登录][注册]

热线:400-850-2627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

法治中国 携手同行

首页|百问资源|简介|资源列表|  正文
民事
婚姻·家庭
劳动·工伤
交通事故
医疗纠纷
民间借贷
担保
消费者
产品责任
民事其它
法规
商事
保险
海关·贸易
海事海商
招投标
不当竞争
票据
会计·审计
税收
环境资源
法规
公司
设立
公司人格
公司资本
股东·高管
股权
公司决议
公司并购
解散·清算
公司诉讼
合伙与联营
破产
法规
合同
成立·效力
合同履行
变更·解除
违约·赔偿
合同解释
代位·撤销
典型合同纠纷
合同范本
法规
房地产
土地
房屋
房地产开发
建设工程
拆迁补偿
房地产税收
金融证券
金融百问通
证券百问通
金融法规
证券法规
知识产权
著作权
商标
专利权
商业秘密
法规
刑法
犯罪
刑罚
常见犯罪
法规
行政
行政法概述
行政许可
行政处罚
行政强制
信息公开
行政复议
典型行政纠纷
国家赔偿
法规
诉讼法
仲裁
民事诉讼
刑事诉讼
行政诉讼
法规

认定夫妻感情是否破裂成审理难题

2015年11月04日

如何认定夫妻感情确已破裂对司法审判来说是一道模糊的算术题。法律文件确立的认定感情标准在理论上看似简单明了实际上较难操作。 

关注理由 

在离婚案件中如何认定夫妻感情确已破裂对司法审判来说是一道模糊的算术题。有统计显示在判决“不准离婚”的案件中原告第二次诉讼的比例极高而其中不乏第三次、第四次起诉者。 

由此引发了观点的碰撞。有人认为判决“不准离婚”可能造成夫妻双方新的矛盾。有人则认为人民法院判决“不准离婚”即对离婚自由的限制不是盲目的这种限制有利于保护婚姻家庭中弱者的利益有利于子女抚育和健康成长。孰是孰非很难定论而目前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是——如何摆脱“不准离婚”背后的尴尬。 

河南省郑州市某基层人民法院立案大厅蓝钢是第一个到来的当事人。 

他手持的诉状和4年前的几乎一模一样——这已经是他第4次向法院递交起诉与妻子离婚的诉状。前3次收到的判决均为“不准离婚”。 

蓝钢是郑州某大学的青年讲师而他在诉状上给自己的定义是一名“离不了婚的弱者”。 

“性格不合感情破裂”是一个很模糊的概念要通过法律手段找到相应证据来证明这一情感状态是司法实践中的一大尴尬。 

近日《法制日报》记者从郑州市二七区法院研究室获悉20111月至今年5该院受理离婚案件645判决“不准离婚”296件。在判决“不准离婚”的案件中原告第二次诉讼的比例极高85%。而其中不乏第三次、第四次起诉者。 

如何认定“感情没有破裂” 

我国现行婚姻法第三十二条第二款规定“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应当进行调解;如感情确已破裂调解无效应准予离婚。”

“可以发现法律虽对判决‘不准离婚’没有明文规定但从该款内容的应有之义中可以推断出其包含的实质性内容即如果感情尚未破裂经调解无效可以判决‘不准离婚’。”郑州市二七区法院民一庭副庭长郭洪涛告诉记者这是人民法院判决“不准离婚”的重要法律依据司法实践中也正是如此操作的。 

“我早就不爱他了你怎么知道我们感情没有破裂?”这是有着多年民事审判经验的郭洪涛常常被问到的问题。 

他曾经审理过一对六十多岁的老人离婚案老太太说离婚是因为四十年前父母包办婚姻基础差几十年来两人毫无感情可言一起生活就是住地狱任凭儿女和亲戚朋友怎么劝老太太坚持要离婚“敢判‘不准离婚’就玩命”。 

如何认定夫妻感情确已破裂对司法审判来说是一道模糊的算术题。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和法学界给出了一条判断标准线要求法官对夫妻二人的婚姻基础、婚后感情、离婚原因和夫妻关系的现状以及有无和好可能等方面作综合分析认定。 

“这些被法律文件确立的认定感情标准在理论上看似简单明了实际上很难操作。”二七区法院审判委员会委员陈书冉就此进行过调研“首先当事人几乎都很少能拿出确实和充分的证据证明感情破裂;其次感情是个瞬息都会改变的东西如何用逻辑推理验知这样的过程是一个难题。” 

陈书冉认为感情作为人体机能的心理活动感觉占了主要部分法官直观见到的是一方坚持离婚但常常又不能作为判断感情好坏的依据。而且感情是个很个体的东西很难用一般的标准去判断。“法官用自己的心理机制判定当事人的感情得失多寡准确度不高。”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如何认定夫妻感情确已破裂的若干具体意见》中列举了认定夫妻感情破裂的14种情形。但在陈书冉看来这还无法涵盖夫妻间的所有感情内容法官对“感情是否破裂”的认定随意性较大往往会出现不同的法官对相同的离婚案件有不同判决结果的现象。 

“世界上采用破裂主义原则的国家大都把破裂的实体规定为婚姻关系或夫妻关系而我国把破裂实体规定为感情。”陈书冉认为从离婚诉讼的本质讲法律所调整的对象是作为社会关系之一的夫妻关系或婚姻关系而不是感情关系因为离婚的原因很多除了感情方面之外还有性生活、物质生活、社会生活等诸多方面的因素现实中许多夫妻离婚并不是感情破裂的结果。

“不准离婚”难以维系婚姻 

郑州市二七区法院对2007年至2011年审结的离婚案件情况进行了调研。其间共审结离婚案件2804判决“不准离婚”765件。而这些案件中有596件在第一次判决6个月后再行起诉终于被判离婚占之前被判“不准离婚”案件的78%

2011年为例在该院当年判决“不准离婚”案件中当场明确表示将来要再行起诉的29件。事后统计通过二次诉讼离婚的案件74另外还有一部分在法院判决“不准离婚”后通过协商到民政部门离婚。判决“不准离婚”后二次起诉后判决或调解离婚率达到90%以上判决“不准离婚”很难达到维持婚姻关系的效果。 

“据我的经验判决‘不准离婚’的当事人后来真正好好过的寥寥无几。”刚刚办完退休手续的老法官王安告诉《法制日报》记者判决了离婚的反而却有好几对复婚。

“判决‘不准离婚’无非就是原告无证据证明夫妻感情已破裂而对于离婚案件其特殊性就在于举证比其他案件要困难。”王安说“从现实角度想想夫妻之间过日子天天收集着感情破裂的证据还能过好吗? 

对于判决“不准离婚”后再次诉讼率高这一现状郑州律师陈光涛认为其主要原因是对夫妻感情是否破裂的标准审查过严导致一部分第一次诉讼可以判决离婚的案件判决“不准离婚”原告不得已在6个月后再行起诉;另外就是原告对夫妻感情是否破裂举证难导致第一次离婚诉讼未能提供充分的证据而被判决“不准离婚”。 

“社会也缺少对判决‘不准离婚’的案件进行帮教。”陈光涛指出目前社会各方面缺少对被法院判决“不准离婚”当事人的帮助、教育没有一个组织机构对这些危机婚姻进行挽救导致被判决“不准离婚”的案件判决后和好率较低。 

“离婚难”限制了“婚姻自由”? 

“近一段时期确实有当事人到检察院反映诉讼‘离婚难’。”据郑州市人民检察院控申处副处长杨剑锋介绍他们接到了一些要求检察机关监督法院立案的离婚案例。 

对于这一现象司法实践领域存在着两种观点。

一种观点指向“不准离婚”判决的不可操作性上。甚至认为“不准离婚”的判决有可能造成新的矛盾产生。当事人想离婚却又被判决“不准离婚”大多数人理性地等待一段时间后再行起诉个别人则会采取极端的方式制造法定的离婚事由或者与他人非法同居或者制造家庭暴力或者参与吸毒、赌博等等反而更进一步造成了双方的痛苦为社会带来了极大的不安定因素。 

河南财经政法大学副教授武文举则站在了另一种观点一方“人民法院判决‘不准离婚’即对离婚自由的限制不是盲目的这种限制应当有利于引导当事人朝着婚姻成功的方向努力有利于保护婚姻家庭中弱者的利益有利于子女抚育和健康成长。”他指出任何事物都没有绝对的自由设置“不准离婚”的法律制度是对离婚自由合情合理的限制有利于增进社会福址维护社会正义创建和谐社会。 

“无论如何判决‘不准离婚’的制度在目前仍具有现实意义不能一概否定。”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研究室法官张晶晶认为从当事人的角度可以把“不准离婚”当作一次挽救婚姻的司法帮助相当于“试离婚”模式从而作出“离”与“合”的最后抉择。 

二七区法院副院长王国松多年来主管民事审判工作他建议要加大对离婚案件的调解力度。对离婚案件法官要多做调解工作对夫妻矛盾不大、有可能和好的案件尽可能调解和好。对夫妻感情是否破裂的标准法官应适度放宽。对一些虽然没有婚姻法规定的4种法定情形的离婚案件法官应当根据具体案情全面衡量夫妻是否有和好的可能。对被告下落不明的案件或被告经法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案件原、被告在诉讼前达成了离婚协议的案件在调解不能和好的情况下应考虑判决准予离婚。